不需要等到秋季二十大,滬深對政權的支撐作用遠不是他地可比。三年防疫殘害了社會機體,也殘害了中共自身。中共現在的狀態猶如內戰敗北前夕的國民黨,自我更新的力量被最高層大力打壓,最上層的只想刮一把就走,使勁鑿船。公務員降薪,構成警察國家的龐大體系無法維持。從永樂年國用未嘗乏到裁驛卒花了兩百年,從裁驛卒到一夫舉臂天下潰敗只有十年。

許先哲的《鏢人》講隋朝大業三年,風雲變化的前夜。番外歷史科普,主角團的知世郎說 這是隋朝的年表,這是唐朝,大家要活到那時候噢!

希望得到各位大人的转嘟 ,谢谢 :ablobattentionreverse: @board
自建了一个帮助在疫情下失业或者没有营生的人可以实现互助的小组,让我们这些人可以在这特殊情况下可以互相帮助,共度难关呀~~, #嘟嘟失业营生互助 或者 嘟嘟互助小组 @duduhuzhu 不知道这个行不行,如果可以大家看到转嘟,让更多的人可以因此而得到抱团取暖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公民记者、律师张展,她于2020 年2月前往武汉.针对新冠疫情进行实地报道,并将拍摄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平台,而后在2020年5月,她被警方逮捕,并被带到她的居住地上海关押。随后,2020年12月,她被以“寻蝆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张展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个国家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勇敢下去,应该坚持下去,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我希望这个国家改变。”

“国保说我攻击这个制度,我觉得我不可能停止,因为这个国家的罪恶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我越来越看到人们生活在谎言和灾难里的时候,如果为自己的生存发声也是犯罪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停止。”

她在被审判时坚不认罪,并质问审判长:“你不觉得你把我推上被告席,你的良心会告诉你这是错误的吗?” 她对审判长直言:“这是审判你的法庭,不是审判我的法庭。”

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31年前的今天,《温得和克宣言》提出“走向民主、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世界潮流是对实现人类愿望的极大贡献。” 而2021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关于张展被审判的详细报道:p.dw.com/p/3nLfC

雖然我下沉時代保護心靈的的一百八十種方法,但是你們弒君的撥亂返正的還是什麼什麼打架的能不能快一點?

我不喜歡許倬雲。 

許是研究先秦兩漢的專業領域者嗎?不是科班訓練的人不能評價他這方面真正的專業素養。
只是他的“中國通史”這個題目未免寫的太多次了。而且老說是寫文化,這個玄飄飄的東西。
通史往往就是一些二手資料的雜燴,許也不例外。像河北胡化論之類的老掉牙,後來重翻看見就覺得不行。
許前幾年美國大選的時候寫了本論美國,我看了書商和他的介紹,好可怕。

不過說到底,我是不喜歡大雜燴的寫作方法嗎?不喜歡反覆炒同一個話題來賣書的作家嗎?我覺得,我對許先生其實也不是有什麼惡意,我只是現在很想超過那個在大學裏看了好幾本許倬雲的自己罷了。

「应对墙内警察约谈小贴士」

上一条长嘟文下有朋友问相关经验,想了想嘟上可能确实会有人需要所以还是单独发一条吧。

首先我要纠正自己的一个错误,墙内常说的“喝茶”对应的并不是“讯问”,作为专业术语它应用的对象只能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诉讼当事人,像我和我的朋友们所遭遇的其实是“约谈”。

严格来说约谈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我将它理解为为权力不对等情况下上位者通过谈话方式对下位者进行规训施压,常见于“维稳”目的下的警察对公民、校方对学生。所以如果警方联系你是不会直接说这个词的而是用诸如“了解情况”之类的话,因为它并不在正规的司法途径内。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意味着你在法律层面其实是无罪的所以你不需要害怕,同时由于流程的非常规你也无法用正常的司法方法来应对所以你需要保持谨慎,具体来说:

1.如果接到自称警察的电话要求你前往派出所,请不要马上答应,先问他的姓名警号,接着向他询问具体缘由。如果对方的态度比较好,尝试提出能否不去警局直接在电话中交流,目前疫情防控是个很好的借口;如果你像我一样遇到的警察态度恶劣用上了威胁性话语那还是干脆点答应吧。结束电话后,检查一下来电号码是否为对方要求你前往的派出所的官方电话,如果不是,致电派出所报刚才问到的姓名警号核实情况,万一你遇到的是诈骗呢。

2.前往派出所时,如果有内容干净的备用手机请携带备用机,如果没有请尽量不要带手机,如果一定要带,那么首先请卸载一切墙外软件,包括谷歌和VPN本身;其次,请退出所有讨论过政治内容的群组。如果你在上条的询问中明确知道了自己是因为哪件事哪些话被约谈的,请及时提醒相关朋友(比如在群组里通知一下解散该群)清理手机,做好可能会被警察找上的心理预期。

3.警察只有在面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时才可以收集、固定电子证据,也就是说约谈场景下他们其实没有权利查看你的手机,如果对方提出请一定要拒绝,并要求他给出依据是哪一条法律哪一张授权令;如果拒绝不能,请确保自己完成了上条。

4.学会装傻充愣。警察很可能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尤其像我遇到的谈话警察是受其他警局所托的情况下,所以请不要对方问什么你就乖乖回答,更不要自己主动“坦白从宽”了。以我自己为例,警察问我为什么关注丰县,答法学生案例研讨;问都关注了些什么,答官方新闻。其实江苏警方找来的契机应该是我发了乌衣相关,但当我发现谈话的警察并不清楚这一点时就全程避开了相关话题。总之回答问题时注意模糊信息,以暴露最少最安全的内容为原则,问时间就说新闻出来的时候,问言论就说评论央视调查,语气尽量轻松自己要稳住。

5.不要和对方起冲突。我并不建议大家在约谈时跟警察据理力争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这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和丰富的法律知识才能做到,大部分人比如我是无法完成的。对我们普通人来说糊弄完流程才是核心(不过太糊弄了可能像我一样接到二次来电询问),所以哪怕对方说了些勾结境外反华势力之类你无法赞同的话也请务必忍住,不要反驳点头嗯嗯啊啊就好。当然如果你足够厉害请自便,这篇嘟文对你应该没有参考价值。

6.稳定心态不要害怕。重申一遍约谈不是正规司法流程,之所以会约谈你就是因为你在法律上是无罪的,他们不能对你进行传唤审讯。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害怕,保护好自己的情绪,这一切只是基层警察例行公事走流程警告训诫,你没有违法犯罪他们无法对你进行处罚你也不会因此有案底(那天回来真有朋友这么问我)。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找个立场相同的朋友陪你一起去在外面等你,对于缓解紧张很有帮助。

以上,就是我在朋友的叮嘱和自己的经历中总结出的一点小经验,希望大家用不上吧。

澤子演的那個《人民公僕》,第一季我還挺喜歡的,東歐喜劇。第二季就是東歐有點龍傲天了,而且澤子怎麼說,開始“男性領袖魅力”那一套我就覺得受不了了。

幾天不見打開社交媒體,是妳可以想象出來的新聞。
然後看肥皂劇,明天打算早上跑步然後自己做點喜歡的菜吃。然後讀那不勒斯四部曲。
雖然世界這樣子,我們還是要照顧好自己噢?

上交大一个男的偷拍,这边的后续反制是因为他头像是旧日本军军医的标志而请组织查查他的纯洁性。
一方面很能理解这种做法,甚至几度计划做类似的事;一方面,哎。
“手段是种子”,播下这样的种子,我们注定会得到什么树。很高兴能震慑到男的,一方面,幽灵静默上升。

黄仁宇的父亲在国民党的资历比蒋介石更老,辛亥福建元勋。
到风云变幻,宁愿在衙门写文书也不愿去南京和“熟人”共事。
黄自己努力考上南开想翻身,38年西南联大南渡看见兵,投笔从戎。做郑栋国的副官,深得垂爱一路往上走,48节点激流勇退,自己都很庆幸晚一点就和郑去长春了。
在东京使团,嗅到蒋迁怒的味道就再退,远渡美国重续南开学人梦,擦盘子开电梯写博士论文。最后找了个二流学校安身。
我总结的时候很震撼,他在人生不同的阶段一直有勇气开始不一样的生活,这就是出国也好留学也好退学也好,所谓,“润”的精要吧。
愿我们大家都有这样的勇气!

王安石的绝句与苏黄的次韵 

《题西太一宫》

王安石

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

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

《西太一见王荆公旧诗,偶次其韵二首》
其二

苏轼

但有尊中若下,何须墓上征西!

闻道乌衣巷口,而今烟草凄迷。

《次韵王荆公题西太一宫壁二首》

黄庭坚

风急啼乌未了, 雨来战蚁方酣。

真是真非安在? 人间北看成南。

晚风池莲香度, 晓日宫槐影西。

白下长干梦到, 青门紫曲尘迷。

讨论时我只是出于讨好型人格下意识地说,没有错,比之前有进步罢了。想起来好气!午睡爬起来把那个人屏蔽了!这样子一步一步改善,尊重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也是自我治疗的过程,我觉得蛮好的。

Show thread

最近关于习化党化教科书的讨论很多。昨天在一个群里,刚好谈到这件事。说到新课标的修改,我说,新的高中历史书细化了很多领域,疫病,地方治理,赋税,都有专门的章节研究。比起旧教材一锅端的形式,根有利历史学素养的培养。
马上有人说,
【看历史教材是不可能培养历史学素养的】没有错。但是这样讲,抹杀了推进这些好的变化的人的努力。这样讲也是很容易的,习化党化当然也存在,程度也很恶劣。
但是,还是存在有人努力在做正事,希望我们能记住这些不易的努力。

Staring-Tina的助眠视频真的好棒,连续好几天都睡得很沉,前面口水都留下来了,对我的以前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
她在bilibili也有账号的,大家可以去试一试!播放模式设置成后台循环播放然后安心入眠就好了!

和我一样谁都不认识的人初来毛象,可以像我一样,先发它八千条嘟,你就成了天天在公园跳广场舞的本地老熟人。

感觉到今天毛象的拥挤了,听说来了很多新朋友!欢迎欢迎!
大家初来乍到肯定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我一开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觉得很多地方不好用啊不习惯等等。但是相信我,熬过了这段磨合期,任何功能上的不畅快都比不上自由自在说话的快感!再也不用忍受打一长串话被审查被删除被屏蔽被限流的恶心感觉了!畅所欲言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真的比在墙内被掐着脖子捂着嘴巴爽一万倍!更不用说还不用看那些收集我数据然后给我“量身定制”的广告。当然在使用毛象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问题,任何地方都不是完美的。但比起被墙内老大哥看着管着最后还要说一切是“为我好”的憋屈感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
总而言之,很高兴在毛象认识你!

#宇宙特报

中文联邦宇宙总用户数今日突破10万人,活跃用户估算为18774人。今日新注册用户上看4000人。准确数据请看今晚宇宙动态发布。

马姑娘 

看到首页有友邻转发马姑娘在推特上的求助,她希望在国外有人能帮她联系医院,给她发一封邀请函?,好让她带孩子出国看病。我理解她的绝望,但是不知道这要怎么操作。医院应该不会发邀请函,一般都是病人直接联系医院预约看病的。
如果她们人能出来,正规医院应该都会接诊,孩子也能上学,最大的问题就是能不能出来怎么出来,我担心她护照都办不下来。我看那条推下面已经有人号称自己是医生,让她说明情况好提供帮助。也不知道真假,好担心她被骗。一会去推特上给她留言提醒,希望她能看到。
我也不懂,像她这种情况能申请政治避难吗?有没有在国外从事法律相关工作的人能帮帮忙?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